<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注冊

    南京試行家庭養老床位 把養老院“搬”回家


    來源:新華日報

    步入銀發社會,眾多老城區正陷入土地“寸土寸金”、養老“一床難求”的困境。為化解養老“床位荒”,南京市正試點推行家庭養老床位,鼓樓區首批計劃把2500張養老床位“搬”進居民家中。

    步入銀發社會,眾多老城區正陷入土地“寸土寸金”、養老“一床難求”的困境。為化解養老“床位荒”,南京市正試點推行家庭養老床位,鼓樓區首批計劃把2500張養老床位“搬”進居民家中。

    把養老機構搬進家門

    南京郊區地方大,養老床位多,但是城區的老人嫌遠,入住率不高,而鼓樓、秦淮、玄武等老城區則是老人多,地方少,養老床位難找。鼓樓區17日發布《養老白皮書》:截至去年底,60周歲及以上老年人口為222588人,占總人口的比例為24.05%,高于全省和全市平均水平。該區目前現有6053張養老床位,入住費用從每月兩三千到近萬元不等。排隊等養老院床位,已成為常態。龍江某小區的一家嵌入式養老機構,只有10張床位,由于地理位置優越,老人排隊已經排到3年以后。

    另一方面,許多老人仍守著“養兒防老”的觀念要在家養老。一項數據統計顯示,中國人養老習慣可概括為“9073”,也就是90%的老人想在家里養老,7%愿意去社區居家養老服務中心,3%愿意住在養老機構。“推出家庭養老床位這一舉措,是現實問題倒逼出來的。”南京市鼓樓區民政局副局長陳昕說,該區啟動建設家庭養老床位行動,政府補貼建設費、運營費,引導專業養老機構,把養老設施、標準化服務搬進老人臥室。“這是開門辦院的‘升級版’,把養老院的所有服務都搬到家里面,唯一的區別就是,老人還住在家里。”

    99%家庭養老床位一周內被認領

    國慶節后,鼓樓區首批推出2500張家庭養老床位建設計劃,反響熱烈,68家養老機構一周內已“認領”2490張床位。區財政埋單,一張床位補貼3000元建設費用;根據每位老人的健康狀況,給予養老服務機構每月480元、720元服務補貼。

    廁所里裝上扶手和防滑設備,房間里安上夜燈、煙霧報警器、攝像頭,床上鋪上智能床墊……對于家住祖師庵4號的蔣奶奶而言,率先嘗試這一服務就“救了一命”。10月16日,患有輕度老年癡呆的她不慎從床上跌落,智能床墊及時報警后,養老機構工作人員調用智能攝像頭一看,老人趴在地上起不來,15分鐘內就趕到化解了險情。

    鼓樓區瀚瑞老年人服務中心承接了300張家庭養老床位的建設任務,目前已完成120多張。“試點很受歡迎,從長遠看,這是養老服務發展的一個趨勢,解決了辦養老機構房源緊張的難題,也適應眾多老人不愿入住養老機構的心理。”該中心負責人梁飛說,對于在家養老的失能、半失能老年群體而言,這一服務無疑是“雪中送炭”。鼓樓區此前抽樣對4.3萬名老人進行能力評估,失能、半失能老人占到30%。“除了清洗沐浴、排泄護理等生活照料服務外,醫療、護理、康復等專業服務特別受歡迎。”梁飛介紹,他們組建了家庭養老床位服務小組,每一個小組里有護士、康復師、護工和行政人員各一名,每兩個小組配一個醫生,每個小組負責一個片區。

    走入百姓家還要過“信任關”

    “養老機構有大量潛在‘客戶’,但苦于擴張沒空間,沒有充足床位;日間照護中心靠上門服務維持運營,有人手缺‘市場’。”鼓樓區民政局老齡工作科科長嵇峰說,鼓樓區力推“家庭養老床位”,既是化解主城養老困局的先手棋,也是養老機構轉型發展的一次重大機會,眾多養老機構從一開始的猶豫觀望變為積極參與。

    鼓樓區公布家庭養老床位服務后,各個社區的報名點一天能接到30多人咨詢,其中三分之一有強烈申請愿望,還有不少居民在觀望。“居民安全防范意識高,送服務上門,會不會套取隱私、做推銷?不少居民會有疑惑。”陳昕說,為提高政策知曉率,街道、社區介入幫助養老機構上門做政策解讀工作,取得不錯效果。“這不是政府托底養老服務,而是政府補貼降低養老成本。從長遠看,要培育居民‘花錢買服務’的養老理念,通過政府引領,搭建機制制定標準,發動養老機構參與,進行市場培育,形成一種養老服務新模式。”她強調。

    對于更多養老服務機構而言,參與其中也是一種試水探路。“我們覺得這也是一個方向,做好了會有很大的市場。但家庭養老床位必須形成規模效應,才能攤薄運營成本,也有利于機構提供專業服務。如果只是零星開花,‘一對一’上門人力成本很高,雖然有政府補貼,機構會難以為繼。”一位養老機構負責人說。

    [責任編輯:王曉]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北京赛车pk10软件计划手机版下载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