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注冊

    山中修千年不如紅塵過一世


    來源:鳳凰網江蘇綜合

    身在紅塵中,必然要犯錯。張廣天在小說《既生魄》中寫道,“我錯故我在。”錯既是偏離正軌的意思,又是犯錯、做錯事的意思。白娘娘與凡人生出愛欲糾纏是錯,為救許仙不惜水漫金山,致使杭州城生靈涂炭是錯,盜仙草一意孤行還是錯。但不錯又如何知曉什么是對?正如《既生魄》的主人公涂浚生,一生都在犯錯。

    《既生魄》 張廣天 著 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2018年10月版)

    相傳修煉千年的白蛇素珍苦覓救命恩人而無蹤,得觀音菩薩指點迷津,“三月三日清明節,有緣千里來相會,須往西湖高處尋……”

    白素貞乃與妹妹小青雨中游西湖,得遇恩人許仙,開啟一段塵緣。

    《白蛇傳》的故事不再贅述,明末馮夢龍《警世通言》中記載,白素貞被雷峰塔鎮壓千年,離去之時,著詩一首:

    祖師度我出紅塵,鐵樹開花始見春。

    化化輪回重化化,生生轉變再生生。

    欲知有色還無色,須識無形卻有形。

    色即是空空即色,空空色色要分明。

    這里有個很有意思的細節,白素貞下凡是得了菩薩的指點。明明是下凡入紅塵,結果卻變成了出紅塵。菩薩不是應該指點修行,使白蛇遠離塵世,跳脫輪回的嗎?

    山野修道,紅塵修心。若無菩薩指點,白素貞永遠只是懵懂白蛇,不識紅塵滋味,不知愛恨離愁,不生七情六欲。縱是千年道行又如何?倘使讓她重選一次,怕還是要選下凡一遭。

    身在紅塵中,必然要犯錯。張廣天在小說《既生魄》中寫道,“我錯故我在。”錯既是偏離正軌的意思,又是犯錯、做錯事的意思。白娘娘與凡人生出愛欲糾纏是錯,為救許仙不惜水漫金山,致使杭州城生靈涂炭是錯,盜仙草一意孤行還是錯。但不錯又如何知曉什么是對?正如《既生魄》的主人公涂浚生,一生都在犯錯。

    《既生魄》的作者張廣天是現代少有的作家。雖然他更為出名的是音樂家、導演的身份,然藝術是共通的,他的文字極有靈氣,將描寫、評論、遠景、特寫隨意地糅合在一起,卻又不見晦澀,讓人能一口氣讀下去。他是真正的隨心所欲,文字背后所展露的靈魂是不羈,暗合了心學的酣暢淋漓。

    《既生魄》的意思是生長中的月光,也就是上弦月。小說描寫了上海音樂家涂浚生的一生遭遇和愛恨情史。故事的背景似是描寫現代,實則架空,既有神仙,有王府,又有微信,上海北京諸多為人熟知的道路地點。時空交錯,讓人一時恍惚。

    開篇遠在俄羅斯雅庫茨克的大能派了三個神仙徒弟去幫助陷入困頓的鋼琴系學生涂浚生,這個開頭頗似紅樓夢中出現的一僧一道。涂浚生彼時正身陷于情網,不知所措。事實上他一生都在愛的困頓中掙扎。少年時追求神圣的愛情,愛上了熱情、明艷、玫瑰花一般的少女春煜。

    但是,當浚生發現世上并沒有什么神圣的愛情時,便離開了已經成為自己妻子的春煜,和司機的妻子怡之在一起。并非怡之比春煜美,他只是順從心意罷了。

    讀《既生魄》時常常生出疑惑,從道德層面上看,浚生分明是一個壞人,卻很難令人生厭。就像紅樓中的賈寶玉一般,看他和姊妹們廝混,不覺孟浪,只覺得理應如此。他很透徹,當他和任何一個女子歡好時,他都打心里欣賞對方,喜愛對方。而當他絕情離去時,便是真的不喜歡了,不再愛了。他不會虛情假意地占人便宜,他不做明明不愛卻要占有的偽君子,只做順著自己性情的真小人。

    何謂性情?性情是唯一能證明自己沒死的東西。金錢、財富、理想、夢想終究都是外物,不是真正的自己。唯性情不同,《既生魄》中的性情大概就是佛洛依德所描述的本我,自出生時就固于體內的心里沉淀物,是非理性的、無意識的生命力、內驅力、本能、沖動、欲望等等的混雜體。

    無法討厭浚生,就像無法討厭一個孩子一樣。永遠順著本我行事的人本來就像一個孩子。故而《既生魄》雖是描寫浚生的一輩子,按理月亮由朔至望,也回由望至朔,《既生魄》也分作上下本,上本《既生魄》——上弦月;下本《既死魄》——下弦月。書名卻統叫《既生魄》,就是因為浚生固然老去,卻始終是赤子的性情,由著本我孩子般地隨心所欲,他是向死而生,故而一生都是上弦月,由朔至望。

    浚生又是善于內省的,他很容易和內心產生聯結。他的心是知道錯的,也一直努力地糾正錯誤,只是并不知道那糾正的錯誤仍是錯的,他總以為自己會對。

    有意思的是,三位來到人間的神人,穿插在浚生的生命中,卻并沒有改變浚生的命運軌跡。神女卑厥黎率十六方神圣科學神,民主神,哲學神,金融神,司法神,以及電影神、計算機神、能源神、交通神、宇航神、女權神、搖滾神、精神分析神、保險神、福利神和環保神(神的名字非常黑色幽默),與浚生第二個妻子閔怡之率領的獨行俠、鏢爺、青樓老鴇和半路出家的民科專家以及雞鳴狗盜之輩為爭奪浚生大戰一場,最后以神被悉數打敗收場。

    作者這么寫頗有諷刺意味,科學也好,民主也罷,由人而生,理論終究不能戰勝民眾。卑厥黎說神原來也是殘缺的,他們進入涂浚生的荒唐中,才得以觀照自己的修行。大膽犯錯,以罪孽承認罪孽,以裂隙迎接光明。黑暗不是光明,但黑暗能見證光明,這才是“我錯故我在”的真諦。

    小說的結尾是浚生耄耋老去,在整部作品中,因為有著各種“神跡”,我一直以為浚生最后會頓悟獲得永生,步入神的境界。這個平淡的結局多少有些出乎意料,卻又恰合情理。永生又如何?成神又怎樣?轟轟烈烈紅塵一世勝過平靜寡淡的修仙千年。白素貞終歸是要下凡的,浚生終歸是要老去的,有故事的一生才不枉此生。

    望月中總有一絲黑影,沒有十分完滿;朔月中又總是有一絲光亮,漆黑中含著生機。既生又死才是真實。紅塵眾人由生至死,便是在修煉。絕處總有生機,圓滿時又總有遺憾。這便是作者張廣天想要通過《既生魄》傳達給讀者的。

    [責任編輯:林景怡]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北京赛车pk10软件计划手机版下载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