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注冊

    人文長卷《東京夢華錄》:帶你領略北宋繁華商市


    來源:廣州日報

    《東京夢華錄》對于我們來說,就像一個隔著紙張的“時空門”,東都外城、河道、大內,御街、朱雀門外街巷、州橋夜市,上清宮、馬行街鋪席、船載雜賣,會仙酒樓……仿佛只要輕輕翻開這部作品,就能走進相隔千年的繁花似錦、活色生香。

    北宋曾被認為是中國古代歷史上很繁華的時代,科技發展突飛猛進,經濟文化繁榮昌盛。在《東京夢華錄》一書中,就事無巨細地記載了北宋徽宗年間開封城的繁華景觀。上清宮、朱雀門……從清晨到黃昏,再從夜晚到拂曉,處處可見當時市集文化的無所不有和欣欣向榮。

    《清明上河圖》(局部) 張擇端(宋)

    《東京夢華錄》 孟元老(宋)

    《清明上河圖》(局部) 張擇端(宋)

    文字版《清明上河圖》

    王安石、蘇軾、黃庭堅……北宋末年的宋徽宗時代,不僅名人名家如星河燦爛,就連宋徽宗趙佶本人也是書畫大家,當時的文化可謂是相當繁榮。其實宋徽宋除了寫字作畫之外,也經常過問經濟建設。比如,大家熟知的張擇端先生的《清明上河圖》,所展現的便是一個富庶、繁華的開封城。

    除了這幅曠世名作之外,一部來自于孟元老的《東京夢華錄》,也成為后人們研究宋代日常生活的重要文獻。這部追述北宋都城東京開封城風俗人情的筆記體散文集,甚至還被譽作“文字版”的《清明上河圖》。

    說起孟元老,這人也很神秘,史書上并無過多記載,至今為止也不清楚他的真實身份。但通過作品我們可以知道的是,在那個城市,孟元老曾生活了20多年,住在汴京(開封),閱盡風華,南渡之后便寫下這部筆記。為了寄托自己對故土風物的思念,在完成書稿時,此人已是“漸入桑榆”,可謂是用盡了畢生的“力氣”,才讓北宋曾經的輝煌得以展現在后人眼前。

    柳永有首詞叫《望海潮》,說的就是宋朝的繁華——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競豪奢。每每讀起,都覺得是極好的。而《東京夢華錄》對于我們來說,就像一個隔著紙張的“時空門”,東都外城、河道、大內,御街、朱雀門外街巷、州橋夜市,上清宮、馬行街鋪席、船載雜賣,會仙酒樓……仿佛只要輕輕翻開這部作品,就能走進相隔千年的繁花似錦、活色生香。

    史學家陳寅恪先生曾說,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于趙宋之世。究竟在另一廂,是怎樣一派繁榮的景象?

    開封城“三十行” 行行都精彩

    北宋的繁榮經濟得以再現,孟元老功不可沒。在《東京夢華錄》這部作品中,從京城城池到行肆百業,從賣酒廚子到街坊婦人,都細膩地再現了當時“人物繁阜”“人煙浩鬧”的繁盛景象。

    眾所周知,清朝時期的廣州十三行曾赫赫有名,金山珠海,天子南庫,幾乎所有亞洲、歐洲、美洲的主要國家和地區,都與十三行發生過直接的貿易關系。然而如果能穿越回北宋時期的“汴京”,便會知道當時的貿易同樣繁榮昌盛——在汴河這條溝通南北的大運河上,一艘艘滿載貨物的帆船,南來北往。

    “汴京”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開封城。以當時的城區面積,有人推算每平方公里超過2萬人,跟上世紀30年代到50年代的上海、廣州差不多。而開封城的商業種類之繁多,也是后人所料想不到的,單單是見于《東京夢華錄》的就有——紗行、牛行、魚行、米行、肉行、馬行、果子行、南豬行、北豬行、布行、酒樓、食店、茶坊、酒店、客店、饅頭店、面店、煎餅店、瓦子、大貨行、小貨行、雜物鋪、藥鋪、染店、金銀鋪、彩帛鋪、珠子鋪、香藥鋪、靴店。

    開封城東北部的繁華之地馬行街,是傳統的商業中心,在《東京夢華錄》的記述里,布滿了小醫鋪、藥店、香料店和官員府邸。粗略計算一下,總共有三十多“行”,甚至連平日修整房屋、粉刷墻壁、出清垃圾糞便等雜務也可以臨時雇人,令人嘆為觀止。

    開封城夜市直至三更盡

    有一句玩笑是這樣說的,北宋開封城的集市,不但可以在勾欄瓦肆里觀看表演歡樂開懷,還可以一條街吃到幸福滿滿,如果吃撐了或是水土不服,可以順著馬行街往北,那里有山水李家、柏郎中家、杜金鉤家……總有個醫家能解決你的病痛。寥寥數句,可見當時商業繁榮的盛況。

    北宋開封城的集市,不但商鋪侵街的現象很頻繁,且還有夜市到曉市的延續,從夜晚到拂曉,都是整個城市最繁華的時刻。在宋人的另一本筆記《鐵圍山叢談》里曾寫道——天下苦蚊蚋,都城獨馬行街無蚊蚋。馬行街者,都城之夜市酒樓極繁盛處也。蚊蚋惡油,而馬行街人物嘈雜,燈火照天,每至四更罷,永絕蚊蚋。

    可以說,夜生活是宋代的日常生活的一大突破,因為“夜市”,開封成了一座不夜城。相對于現在而言,千年之前開封城的“不夜城”也算是現代夜市的雛形。開封城的夜市雖已成為經常現象,但在時間上還是有一定限制的。《東京夢華錄》中提到的地方有南北州橋夜市,“出朱雀門,直至龍津橋自州橋。自州橋南去,當街水飯……至朱雀門,旋煎羊、白腸、炸脯……直至龍津橋須腦子肉止,謂之雜嚼,直至三更。”而強大的夜市,從春夏經營到秋冬,即便“冬月雖大風雪、陰雨,亦有夜市”。

    開封夜市不但貨物充盈,而且品種繁多,到了節日時分,休閑娛樂更加豐富多彩。這時候,宋人們感覺意猶未盡怎么辦?不要緊——夜市直至三更盡,才五更,“曉市”又開張,耍鬧去處,通曉不絕。

    “華胥之國”的蕓蕓眾生

    《東京夢華錄》中的煙火氣總是令人感覺很親切,比如,書中有個細節描寫“踏春回城”,官宦人家的小姐頭上插著外出踏春采的鮮花,坐著轎子,在熱鬧擁堵的大街上,轎子是沒有窗簾和門簾的,透過窗框,熱鬧的市井氣息撲面而來。此外,在開封城的市集里,除了最常見到的商人之外,也不乏各路神通廣大的賣藝者。書里曾記載有一類名為“瓦舍”的商業市集,里頭不但有歌舞表演、彈唱、說書者,還有賣藥、賣卦、賣衣服、賣吃食、剪紙畫的。用現在的標準來看,簡直就是個十八般武藝樣樣俱全的大型綜合文化廣場。

    除了賣藝者之外,開封集市里的服務業也很發達,小吃食肆很多,高檔酒樓也不少,因此便誕生出“廝波”這個行當。“廝波”說得通俗一點就是服務員,為客官們換湯斟酒、唱小曲,然后再賣點水果、香藥之類的小玩意兒,希望討點賞錢。此外還有一類形象不太討好的“撒暫”,總是先把一些藥、花生瓜子、蘿卜之類的散發給客人,然后從他們那里得到一些零錢,惹人生厭。有人曾統計過開封市民的組成,他們包括貴族、官吏、商人、手工業者、賣藝人、酒樓大廚、閑漢等等,那些形形色色的小人物們所上演的,就是最真實的蕓蕓眾生。

    如若穿越,你是否很想去汴京?

    [責任編輯:林景怡]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北京赛车pk10软件计划手机版下载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