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注冊

    王贊:喜歡古代彩陶那種原始古樸之美


    來源:澎湃新聞網

    作為中國美術學院副院長,王贊的收藏為外界所知并不多。談起他的彩陶和漢罐的收藏總是滔滔不絕。他說,自己的收藏不是純粹的追求占有,而是尋求跟物之間的一種緣分與默契。他希望自己的家和工作室可以很有藝術氣息,

    作為中國美術學院副院長,王贊的收藏為外界所知并不多。

    談起他的彩陶和漢罐的收藏總是滔滔不絕。他說,自己的收藏不是純粹的追求占有,而是尋求跟物之間的一種緣分與默契。他希望自己的家和工作室可以很有藝術氣息,“這種氣息并不源于豪華的外部裝潢,而在于這些有著深厚文化內涵的藝術品的點綴,我喜歡那種原始與古樸之美。”

    王贊為自己位于杭州茶園一隅的工作室取名“醒石山房”,其寓意源自古人對石頭的一種感悟。多年來,他行走過黃山、敦煌、青海湖等,也總會在這些自然之地撿一塊自然之石,這樣的石頭加起來有幾十塊之多。王贊的收藏之道便如這些石頭的累積,隨緣、隨遇而安。

    與工作室隔一條馬路,對面便是半山坡上的茶園,初春暖陽傾瀉而下,一派綠意盎然。工作室內陳列著數十個從遙遠的甘肅運至于此的馬家窯時期的彩陶,與王贊自己創作的大幅寫意人物畫默然相對。這些彩陶是一位好友寄存于此,但日后如果能令自己的作品與藏品以這樣一種空間關系在藝術館中并存,無疑也是王贊心中自己畫作與藏品的最好歸宿。

    王贊收藏的兩大主題是彩陶和漢罐。早在二十多年前,王贊就有機會接觸到彩陶,但是多年來,他的收藏一直處于緩慢增長狀態。他說他并不追求數量上的豐厚,但希望每件物品都能跟自己的經歷相連,等再次回望這些藏品,如同將光陰往前回溯二十余年。

    王贊收藏的彩陶

    1986年,還在美院上學的王贊在學校安排下跟隨去西藏采風。回來時途經青海、甘肅等西部省份。早就聽說甘肅的合作市出土彩陶,采風結束后他們就順便過去看彩陶。“沒想到夏河滿街都是彩陶,當時人們還并不熱衷于這個東西。我們在讀《中國美術史》時學到過,中國傳統文化的源頭,開篇便是介紹仰韶文化、馬家窯文化的彩陶,這次在實地看到實物,更是說不出的興奮。”

    王贊說,當年他還是個窮學生,一個月生活費不過30多元。他只留下從蘭州到南京、南京到老家揚州的車票錢以及在火車上2天的伙食費,其余的錢全部買了彩陶——共計4個罐子。后來每次到西部采風,他都會收藏一些馬家窯文化的彩陶。

    王贊收藏的古陶

    談及喜歡彩陶的原因,王贊說,“我欣賞彩陶身上所生發出的那種原始古樸之美。這種美感跟生產技術發展到一定程度,乃至進入工業社會后所生產出來的物品相比很原始粗糙,但是通過它能夠解讀出原始古人描繪客觀世界的那樣一種狀態,這是原材料本身的珍貴或是高超的工藝水平都難替代的。”

    1993年,王贊在學校任教,他帶了一個特殊的進修班,班上一位同學是江蘇徐州某文化館的干事,徐州沛縣出土很多漢罐和陶俑,這位同學知道王贊喜歡漢罐,便邀請王贊到徐州游玩。他們一路采風一路旅行到沛縣。沛縣有一個很大的煤礦,工人們在底下挖煤時,常常會挖到罐子,他們便不認為這是有價值的東西,就把這些罐子送給單位一位好這口的工會主席。他們一行人去拜訪這位煤礦的工會主席,“他家有個倉庫,里邊堆放著上百件陶罐,有黑陶釉,有彩繪的,有罐子上帶鈕的,漂亮至極。”

    臨走前,那位工會主席送了一個漢罐給王贊,雖然器形很普遍,但是罐子上的一對鈕與他之前所收藏的所有陶罐都不同,“罐上有一對鈕,是非常抽象的獅子面,后來我才聽說,陶罐帶鈕是比較珍貴的,獅子鈕可以說是一種有等級的殉葬品。”王贊說。這次經歷之后,王贊對漢罐也有了粗略的認識,從而產生了更濃厚的研究興趣。

    “人類文化的進程,都會在某一點上預留下痕跡,比如說陶上的紋飾,一開始是用繩紋,在陶的表面烙印留下痕跡;然后再在上邊繪圖,畫一些抽象的花、鳥動物的形,這個彩繪經過多年都不會褪色;再后來就是中國最偉大的發明,釉色的使用,中間任何一步的缺失,人們都不會知道怎么樣從彩陶進化到釉下彩的演變。”

    王贊說, 歷史給我們留下的只有點, 點與點之間的空間需要想像力來建構,同時需要得到印證。每一個文物的出現,就帶來了想像力的印證。光有想像力,沒有物的印證,想像力是不被認可的;光有物的印證,沒有想像力,永遠得不到前瞻性的思考,結論永遠不會前進,這就是學術研究。

    除了彩陶和漢罐,王贊還收藏了100多個察察(藏語音譯)。西藏人為了敬佛,會制作各種各樣的小佛像,用泥巴揉好,摁到銅模子里,然后用火燒成型。虔誠的佛教徒到一處燒香,就把小佛像擺在那,然后大家就轉經念佛。

    多年來,王贊帶著學生去西部各地寫生,途經的寺廟難以計數,有塔爾寺、拉卜楞寺、大昭寺、哲蚌寺,這些寺廟里隨處可見信眾留下的察察。王贊見到這些察察如此活潑生動可愛,屢次按捺不住,冒著得罪神靈的危險,撿幾個或買幾個帶回家,日復一日竟攢下了百來個察察。其中最好的要數在日喀則邊上的一個宋代寺廟里撿到的兩個完整的彩繪察察,它們原本粘在大佛像后面做裝飾,后來從墻上掉落下來,就被撿了去。

    王贊一邊繪聲繪色地描述,一邊又不好意思地笑笑說,“這個事情實際上不太好,內心始終有歉疚感。我想著哪天做個儀式,再把這個東西給它還原上去。”

    王贊收藏的察察(藏語音譯)

    收藏十問

    Q: 你怎么走上收藏之路的?

    A: 藝術家天生的敏感,采風途中經常有機會接觸。

    Q: 你記憶中最早的藏品是什么?

    A: 去蘭州拉卜楞寺采風時買回的四個彩陶。

    Q: 你最喜歡的藏品是什么?

    A: 一男一女兩個陶俑。

    Q: 你的“收藏之道”是什么?

    A: 平心靜氣、隨緣。

    Q: 藏品主要通過什么渠道收藏?

    A: 去西部采風途中購買,朋友贈送,私底下交流。

    Q: 知道自己有多少藏品嗎?

    A: 彩陶10余件,漢罐5件,察察百余件,還有一些明清瓷器。

    Q: 你覺得自己是收藏家嗎?

    A: 收藏愛好者。

    Q: 你覺得收藏帶給你的最大樂趣是什么?

    A: 可以有很多生活的回憶。

    Q: 收藏中遇到過贗品或挫折嗎?

    A: 贗品有,不多。

    Q: 有一天你能放棄你的藏品或捐出嗎?

    A: 希望收藏品能夠與自己的作品、藏書作為一個整體陳列于藝術館。

    [責任編輯:李曉]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北京赛车pk10软件计划手机版下载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