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注冊

    宋高宗御賜王十朋端硯辨偽


    來源:美術報

    溫州博物館藏有“宋高宗御賜王十朋端硯”,館藏號2158/1。1989年第一期《文物天地》上有專文介紹此硯。其規格18×11×9cm,系抄手淌池門字硯式,墨堂長方形,墨池中間微凹,覆手雕成36根參差不齊的星柱,頂端露石眼。

    “宋高宗御賜王十朋端硯”雖系一方贗硯,然其至晚亦系清中期舊物,又曾經丁立誠著錄并李輔耀收藏及與溫州之淵源關系,自當不失為一方名硯也。

    溫州博物館藏有“宋高宗御賜王十朋端硯”,館藏號2158/1。1989年第一期《文物天地》上有專文介紹此硯。其規格18×11×9cm,系抄手淌池門字硯式,墨堂長方形,墨池中間微凹,覆手雕成36根參差不齊的星柱,頂端露石眼。硯體有缺口,有銘文。硯前眉篆銘:“體端厚兮天化成,羅星宿兮煥文明,贊機要兮(下缺)”,鈐印“紹興宸翰”及“永□”(有缺文),是謂高宗書,銘文與硯體多石眼星柱相符。

    宋高宗御賜王十朋端硯拓本

    傳承有“序”——此端硯流傳情況

    清后期,此硯曾經李輔耀收藏,收藏此硯時屢作硯銘拓本贈人,根據跋文及其他材料,大致可以了解此硯的流傳情況。清初趙氏小山堂是此硯有文字記錄的最早藏家,趙氏之前無可考。“小山堂”藏書樓主人即趙昱(1689—1747)、趙信(1701—?)兄弟。二人均精于校勘,每得一異本,必抄存并為之跋。好友全祖望謂其“浙中藏書之富,必以仁和趙征君谷林為最”。

    又丁立誠《小槐簃文存》著錄此硯。丁立誠(1850—1912),清末藏書家、目錄學家,祖上有藏書樓名“八千卷樓”,其于藏書樓處另辟“小槐簃”,收西泠八家刻印尤富。“庚辛之劫”即咸豐十年庚申和次年辛酉太平軍兩度攻占杭州,硯遂經兵燹失去。光緒五年,“鶴軒督兵士開濬南湖,鋤地得之,已碎為二”,自趙氏后130來年,此硯又出,然硯已碎為二段矣。其時李輔耀剛好在杭嘉湖道臺任上,自己詩書畫印又無所不精,遇此“人瑞遺珍”,怎不心動?果然于光緒二十二年于“韓鶴軒守戎者”手中收得此硯庋藏,視同異珍,甚至更其齋名曰“宋硯齋”。李輔耀于光緒三十三年奉調任溫州鹽厘金局監理,雖任期很短,但有這一層關系在,而王十朋又是溫州人,故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溫州文管部門遂能從其后人手中征得此硯入館庋藏。

    盜亦有“道”——從端硯銘文辨偽

    是硯作抄手式,亦宋硯舊形制,根據上面所列材料來看此硯亦算流傳有緒。然而卻不得不說一句煞風景的話,此乃一方贗硯。

    此硯最大的問題出在銘文上。其行文雖亦頗合表章格式,然“欽惟我皇上御極以來二十有七年矣”一句卻大謬。“紹興丁丑”即紹興二十七年(1157)。公元1127年,金兵虜宋徽、欽二帝北去,張邦昌放棄傀儡政權,引高宗于南京(今河南商丘)即位,年號“建炎”。至公元1131年正月遂改元“紹興”。“紹興”已是高宗的第2個年號。建炎共有4年,至紹興二十七年,高宗在位已31年矣,何來“皇上御極二十有七年”之說?

    銘文首句“紹興丁丑三月二十一日集英殿賜第”,據明正統五年校刻本《梅溪王先生文集·后集》(即正統本)卷二賜第詩題為“丁丑二月二十一日集英殿賜第”,又雍正六年重刊本《宋王忠文公集》(即雍正本)第三十五卷賜第詩題及目錄也均為“集英殿賜第丁丑二月二十一日”,其中“丁丑二月二十一日”以注文形式作兩行小字。那么“丁丑三月”又從何而來?原來明正統本《梅溪王先生文集后集》目錄中把詩題刻成了“丁丑三月”。作偽者在銘文后又抄錄了這首賜第詩,他不可能不知道這一情況。所以說上面的“皇上御極以來二十有七年”及“丁丑三月”均系作偽者故意為之,且把賜第詩拉來充當賜硯詩,其早已埋下伏筆矣。這便是古人作假與今人之不同處,可謂“盜亦有道”。

    公元1157年,高宗以王十朋“經學淹通,議論醇正”親擢其為進士第一,此是何等的榮譽和寵幸。然而當時或事后高宗究竟有沒有御賜端硯與王十朋呢?我們遍翻《梅溪集》找與此相關之詩文而一無所獲。《梅溪集》系按年編排,記載了王十朋得到大臣們所饋贈的禮物有書籍、端硯、御書(皇帝親筆書法作品)等,唯獨沒有提到高宗御賜端硯之事。倘若確有高宗御賜端硯,似此無上榮耀之事王十朋定專有詩或文以記之,聞詩、聞禮兄弟刻書時亦定不會刪去。

    宋硯歷來不乏造假,特別是名人硯,可謂真者寥寥,偽者比比。同為高宗御賜端硯,“宋高宗御賜王安道端硯”據筆者所知便有四方:二方在臺北故宮,抄手式,一高一低;一方在重慶博物館,乃李初梨氏所捐;另一方筆者曾親寓目者,亦為高臺抄手式,浙江省博物館收藏。四方王安道小楷銘文如出一轍,僅個別字有異文,是又孰真孰假?

    此“宋高宗御賜王十朋端硯”雖系一方贗硯,然其至晚亦系清中期舊物,又曾經丁立誠著錄并李輔耀收藏及與溫州之淵源關系,自當不失為一方名硯也。

    [責任編輯:李曉]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北京赛车pk10软件计划手机版下载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