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注册

    “四王”山水画及市场行情


    来源:美术报

    9月11日,北京故宫博物院隆重推出“故宫藏清初‘四王’绘画特展?#20445;?#26412;次展览展出作品113件套,力图向公众全面呈现“四王”绘画风貌,同时也对美术界重新审视四王绘画的价值与意义提供了契机。

    9月11日,北京故宫博物院隆重推出“故宫藏清初‘四王’绘画特展”,本次展览展出作品113件套,力图向公众全面呈现“四王”绘画风貌,同时也对美术界重新审视四王绘画的价值与意义提供了契机。

    “四王”的争议与重新审视

    “四王”,是中国清代绘画史上一个著名的绘画流派,其成员为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他们都出生于明末,但人生的大部分时间在清初,因四人都姓王,故称“四王”。四王之间有师友或?#36164;?#20851;系,作为清初画坛的正统派,在绘画风尚和艺术思想上,深受董其昌“南北宗论”的影响,画风崇尚摹古,偏爱宋元诸家,将传统笔墨的技法发展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深受以皇帝为?#34892;?#30340;?#30475;?#22827;阶层的喜爱,统治了中国画坛300年之久,乃至在民国时期仍有一批画家追随“四王”,可见“四王”在中国画坛的影响力根深蒂固。

    在民国时期,随着中国受到西方列强的欺辱,学习西方文化、改革变法图强的意愿与呼声尤为强烈,“四王”绘画被视为守旧、陈陈相因的代表,受到了众多变法派人物的猛烈抨击。康有为“卑薄四王,推崇宋法”,陈独秀力主“美术革命”,他在《美术革命》一文中大谈要“打倒画学正宗”,“革王画的命”。徐悲鸿也在《中国画改良论?#20998;?#20027;张“摒弃抄袭古人之恶习”,“今乃有规摹董其昌、四王作品自鸣得意者。”蔡元培《以美育代宗教》一文中说:“书画是我们的国粹,都是模仿古人的。”在民国,“四王”曾成为众矢之的。

    清王鉴青绿山水图卷(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但是,民国时期也不乏一些画界名流力主保护国粹,拒绝西法,如金城、陈师曾?#21462;?#37329;城曾力劝民国大总统徐世昌保护国粹,他担?#20301;?#38271;的“中国画学研究会以“精研古法,博采新知”为宗旨,自己也主张临摹古人,一笔?#36824;叮?#20182;不仅学习宋元与“四王”,尤其精于摹古,金城的作品不少都是仿古、临古之作。陈师曾在《文人画之价值?#20998;?#25351;出:“故宋元明清文人画颇占势力,盖其各种素养、各种学问,凑?#31995;美础?rdquo;陈师曾反对专意写生,强调古人?#21490;ā?#36817;代很多画家,都是由“四王”上溯古人,如吴湖帆、溥雪斋、萧俊贤、胡佩衡、启功?#21462;?/p>

    关于“四王”绘画的价值与意义,笔者以为,“四王”作为清初画坛的代表,尽管当初受宠是受到康熙帝的喜爱与推崇,但能影响画坛300年之久,必有其一定的合理性,他们崇尚摹古临摹,追求技法与程式,并没有错。但是由于“四王”的影响太大,导致在后人的学习中,只沿袭了“四王”的摹古,而忘掉了自己的创新,于是“四王”成为中国画?#21069;?#30340;背锅者。在近代“五四”新文化运动中,“四王”沦为革新者的靶子,成为中国画衰败的罪魁祸首,但“四王”明?#21592;还?#24230;妖魔化了。当今,重提“四王”绘画的价值,对?#22363;?#20256;统有着特别的意义。

    “四王”的关系与山水画各自特点

    王时敏(1592—1680),初名赞虞,12岁始更名?#20998;?#21495;烟客,别?#25490;?#25995;,偶谐道人,晚号归村老农、西庐老人,又称西田先生,江苏太仓人。万历二十?#25293;?#20013;进士,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受祖荫出仕,拜尚宝司丞,掌管皇帝玺印,累官至太常寺少卿。入清后隐居?#30343;耍?#20197;书画自娱,奖掖后进,被尊为“画苑领袖”,位列“四王”之首。著?#23567;?#20598;谐旧草》《西庐诗草》《西庐诗余》《奉常公遗训》《西庐画跋?#36820;取?#22312;“四王”中,王时敏最擅用墨,用笔苍秀沉郁,而且书法最高超,所以他的画非常难仿造。王时敏非常会画册页,在“四王”中,王时敏驾驭册页的能力最高。

    王鉴(1609—1677),字圆照(元,或玄),号湘碧,别号染香庵主,因官廉州(今广西合浦县)知府,世称王廉州,江苏太仓人。为明代南京刑部尚书、著名文人王世贞的曾孙。康熙元年后,王鉴因避讳,将玄字改为“圆”或“元”“员”。王鉴与王时敏同为董其昌弟子,三人同为“画中九友”。王鉴精通画理,特擅摹古。王鉴在“四王”中承上启下,在清初与王时敏齐名,并称“二王”,可知他的地位与影响。在“四王”中,王鉴的青绿山水?#21024;?#26368;为突出,将赵孟頫的青绿与黄公望的?#23815;?#32467;合在一起,在本次展览的《青绿山水长卷?#20998;?#21487;见一斑。王鉴的构图以空疏为主,与王时敏的茂密充满相比,差异很大。

    王翚(1632—1717),字石谷,号乌目山人、耕烟散人,又号清晖老人?#21462;?#23460;名清晖阁,江苏常熟人。王翚在承袭传统的基础上,又外师造化,逐渐形成了华滋清逸的画风。60岁时以?#23478;?#24449;召供奉内廷,主持绘制《康熙南巡图》卷,被赏“山水清晖”四字,声誉益著。从其学者日众,画史称“虞山派”。著?#23567;?#28165;晖画跋》。王翚南北宗兼学,并不局限于南宗路数。张庚在《国朝画征录?#20998;?#23601;指出:“画有南北宗,至石谷而合焉”。王翚善于绘制大场面的构图,难?#30452;?#21484;入宫廷。广临唐、五代、宋元各家,“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而泽以唐人气韵,乃为大成。”本次展览中的《仿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卷》,全本临摹,忠实原本,蔚为壮观。

    王原祁(1642—1715),?#32622;?#20140;,号麓台,别号石师道人,印称西庐后人,室名扫花庵,江苏太仓人,是王时敏之孙。康熙?#25293;?#36827;士,康熙二十二年为任县县令,康熙二十六年入朝刑部给?#36718;校?#21518;召入宫廷南书房,60岁改授翰林,充任《佩文斋书画谱》纂修官,主持《万寿盛典图》,累官至户部左侍郎,人称王司农。王原祁常常御前染翰,康熙皇帝?#25512;?ldquo;画图留与人看”,卒于官,被赐全葬。著?#23567;?#22823;陆泽图说》《雨窗漫笔》《麓台题画稿》《王司农题画录?#36820;取?#29579;原祁提倡“学不师古,如夜行无火。”王原祁作画用笔骨力雄健,尝自夸“?#35270;?#37329;刚杵”,他的线条涩硬生拙,在“四王”中别出一格。在皴法上,王原祁?#28304;?#20102;一种“渴墨干笔”层层积染的技法,以淡墨作山石,干笔皴擦,层层见笔,很好地表现了山石的?#30690;校?#26377;苍茫淋漓之气。

    “四王”市场行情与造假

    近些年,王时敏的山水画在拍场屡出高价。2011年中?#21576;?#20339;秋拍《仿各家山水册十开》以1.2亿元的天价拍出,2012年香港佳士得春拍《秋山闲独》827.6万元?#23665;唬?012年北京保利秋拍《南山图》632.5万元?#23665;唬?014年广东崇正秋拍《苍岩晚翠图卷》1725万元?#23665;唬?015年北京保十周年利秋拍《仿子久笔意山水立轴》1035万元拍出,2017年西泠春拍《仿黄公望山水轴》437万元?#23665;唬?018年北京保利春拍《仿古山水册八开》2645万元?#23665;弧?/p>

    王鉴的山水画在拍场也拍出?#20976;?#30340;价格。2014年中国?#34074;?#26149;拍《仿古山水册十开》2702.5万元?#23665;弧?015年北京匡时春拍《溪山仙馆图》1000万元?#23665;唬?016年中国?#34074;?#26149;拍《仿巨然清溪待渡图?#20998;?#20197;3565万元高价拍出,2016西泠春拍《仿古山水册》391万元?#23665;唬?016年北京保利秋拍《拟古山水册十开》以1472万元?#23665;唬?#21478;外一本小设色册?#22330;?#20223;古山水十开》也以598万元拍出。在2018年北京匡时春拍上,一件《仿倪高士渔庄秋色》以2070万元?#23665;弧?/p>

    王翚的山水画近几年也有亮丽的表现。2016年保利秋拍《万山烟霭卷》3220万元拍出,2016年西泠秋拍《太华仙观图》920万元?#23665;弧?017年北京保利春拍《山庄静业图》1380万元,2017年中国?#34074;?#31179;拍上,一件《龚?#31185;?#30000;居图卷》7475万元高价?#23665;弧?017年北京匡时秋拍《竹溪真逸》828万元?#23665;弧?018年北京保利春拍《溪桥峻岭图》3220万元拍出,2018年北京匡时春拍《春山积雪图》2392万元?#23665;唬?018中国?#34074;?#26149;拍《仿惠崇水村图》920万元?#23665;弧?/p>

    王原祁的山水画也拍价?#20976;住?013年中国?#34074;?#31179;拍《春崦翠霭》1840万元?#23665;唬?014年朵云轩秋拍《秋江古亭》1023.5万元拍出。2015北京保利春拍《仿黄大痴山水》1725万元?#23665;弧?016年北京匡时春拍《高风?#35270;?#22270;》2127.5万元拍出。2017年北京保利春拍《仿大痴山水》2300万元?#23665;弧?017年北京匡时秋拍《?#26053;?#36947;人山水》2300万元?#23665;唬?017年香港佳士?#20204;?#25293;《仿黄子?#20204;崇?#23665;水卷》4125万元拍出。

    这些年,拍场上拍的“四王”画作甚多,达数百件之多,其?#20449;加姓?#21697;,但许多是不?#31185;?#30340;?#25512;貳?#22914;王时敏《仿古山水册》,基本是故宫藏本的翻版。另一高价?#23665;?#20043;王鉴《仿倪高士山水》,?#20063;凰?#30011;得有多么丑陋,上面王翚的题跋也相当?#23383;桑?#26159;彻头彻尾的假跋。目前拍场上的“四王”伪作,可谓五花八门,应有尽?#23567;?#36896;假的伎俩主要有:一、“原样克隆”,即克隆抄袭馆藏真迹,这类拍品不在少数。二、“专家?#24179;?rdquo;,即专家鉴假为真,当然?#34892;?#39064;跋本身也是假的。三、“海外回流”,?#34892;?#20174;日本回流的“四王”,很不?#31185;住?#22235;、“名家旧藏”,对这类拍品也要小心警惕。五、“图录忽悠”,?#34892;?#27665;国图录里的“四王”,画本身就是伪作。

    [责任编辑:李晓]

    • 好文
    • ?#24352;?/b>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北京赛车pk10软件计划手机版下载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