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注冊

    黃金周最后一天 央行定向降準1個百分點


    來源:新京報

    10月7日,據中國人民銀行官網消息,央行決定,從10月15日起,下調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當日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MLF)不再續做。

    10月7日,據中國人民銀行官網消息,央行決定,從10月15日起,下調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當日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MLF)不再續做。

    降準所釋放的部分資金用于償還10月15日到期的約4500億元MLF,這部分MLF當日不再續做。除去此部分,降準還可再釋放增量資金約7500億元。

    釋放約7500億元增量資金

    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本次降準的主要目的是優化流動性結構,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當前,隨著信貸投放的增加,金融機構中長期流動性需求也在增長。此時適當降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置換一部分央行借貸資金,能夠進一步增加銀行體系資金的穩定性,優化商業銀行和金融市場的流動性結構,降低銀行資金成本,進而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同時,釋放約7500億元增量資金,可以增加金融機構支持小微企業、民營企業和創新型企業的資金來源,促進提高經濟創新活力和韌性,增強內生經濟增長動力,推動實體經濟健康發展。

    談及降準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本次降準彌補了銀行體系流動性缺口,優化了流動性結構,銀根并沒有放松,市場利率是穩定的,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長率與名義GDP增長率基本匹配,是合理適度的,不會形成貶值壓力。本次降準有利于促進經濟結構調整,推動高質量發展,經濟基本面對人民幣匯率的支撐更加鞏固。作為大型發展中經濟體,中國出口有較強競爭力,同時,中國經濟以內需為主,制造業門類齊全,產業體系較為完善,進口依存度適中,人民幣匯率有充足的條件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央行將繼續采取必要措施,穩定市場預期,保持外匯市場平穩運行。

    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取向保持不變

    今年4月17日,央行曾進行過一次降準置換MLF,釋放4000億增量資金。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再次降準置換MLF并不意味著貨幣政策取向發生改變,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取向保持不變。本次降準仍屬于定向調控,降準釋放的部分資金用于償還中期借貸便利,屬于兩種流動性調節工具的替代,余下資金則與10月中下旬的稅期形成對沖,因此,在優化流動性結構的同時,銀行體系流動性的總量基本沒有變化。央行將繼續實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不搞大水漫灌,注重定向調控,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為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

    ■ 分析

    股市有利于“紅十月”行情展開

    此前市場上已有相應降準預期。國盛宏觀研報曾指出,透過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第三季度例會,央行對海內外經濟金融走勢的預期更為保守和謹慎;去杠桿措辭更為柔和;貨幣政策將加大對民營經濟的支持力度。

    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洪灝指出,選擇這個時間節點操作,對流動性、預期、情緒影響皆偏中性。

    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認為,央行此次舉措可以增加金融機構支持小微企業、民營企業和創新型企業的資金來源,促進提高經濟創新活力和韌性,增強內生經濟增長動力,推動實體經濟健康發展,同時大幅提升股市信心,有利于“紅十月”行情展開,進而四季度啟動中級反彈行情。

    從歷史數據來看,2017年,長江策略研報曾分別統計了從2014年以來,定向降準和全面降準之后5個交易日、30個交易日以及90個交易日,上證綜指和創業板指數的表現,整體來看,定向降準后市場并沒有表現出明顯的規律。而全面降準后,市場在短期(5個交易日、30個交易日)大概率上漲,但長期來看并無明顯的規律。

    匯率將呈現均衡合理的雙向波動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指出,當前,我國國際收支狀況總體平衡,降準不會對人民幣匯率形成貶值壓力,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仍將呈現在均衡合理水平上的雙向波動。

    節前的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2018年第三季度曾指出,“人民幣匯率及市場預期總體穩定,應對外部沖擊的能力增強。”

    根據中國貨幣網,9月28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6.8792,9月平均匯率報6.8445。8月24日央行曾宣布,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價行已重啟旨在適度對沖貶值方向的順周期情緒的“逆周期因子”。此外根據外匯局官網,從國際收支平衡表來看,2018年二季度我國經常賬戶和非儲備性質的金融賬戶呈現“雙順差”,儲備資產增加,國際收支保持基本平衡。

    國盛證券宏觀首席分析師熊園指出,判斷人民幣匯率后市,主要看美元走勢和我國央行的容忍度。一方面,美元大概率短漲長跌、難以持續走強。另一方面,7月上旬央行行長等多位高層喊話人民幣穩定、8月初央行日前上調外匯風險準備金率、8月16日央行上海總部限制人民幣通過自貿區FTU賬戶外流、8月24日央行重啟“逆周期因子”,表明央行漸次釋放穩定信號,有意維穩人民幣匯率。9月19日達沃斯論壇表態“中國要為匯率穩定創造條件”。因此,傾向于認為,人民幣“破7”難度大。

    樓市房地產企業仍應做好過冬的準備

    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研究員張明認為,本次央行能夠降準的另一個背景,是房地產市場已經得到基本控制。目前受棚戶區改造規模下降影響,三四線城市房地產市場已經開始回落。受房地產調控趨嚴以及銀行信貸控制影響,部分二線城市房地產市場加快回落,而一線城市房地產保持價格陰跌、成交量收縮的冰封狀態。

    張明表示,關于房產稅的討論也在影響市場相關主體的預期。只要房地產市場調控不松,央行降準預計對房地產市場的影響非常有限。房地產企業仍應做好過冬的準備。

    “當然不是為了給樓市喘氣,但難以避免,樓市將有所獲益。”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撰文指出,央行這一輪降準的目的很明確,就是保證市場的流動性,主要小微企業的流動性,精準向實體經濟注水,目的絕不是樓市、股市。

    張大偉認為,此次當然是不是貨幣政策的全面轉向,還需要繼續看后續。可以明確的是,過去2個月,整體資金成本是平穩的,但是依然處于緊張狀態中。房地產的金九沒有出現,會不會推后到10-11月,要看繼續的加碼政策變化。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分析,當前的降準政策對于樓市發展將有三個積極的利好。

    嚴躍進說,首先是降準對于部分中大型開發商獲取商業銀行信貸是有較為積極的作用的,其次是降準以后,或多或少會刺激銀行對于個人按揭貸款發放力度的增加。然后是降準將帶來一些邊緣性房地產業務的發展,利好房地產領域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發展。

    [責任編輯:耿樸凡]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北京赛车pk10软件计划手机版下载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