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注冊

    2018網絡安全人才市場狀況研究報告


    來源:商訊

    第一章網絡安全人才市場供需綜述一、網絡安全人才需求變化趨勢2018年,隨著全球范圍內網絡安全事件的日益增加,《網絡安全法》及一系列配套政策法規的逐步落地實施,國內政企機構對網絡安全的重視程度也日益提高

    第一章網絡安全人才市場供需綜述

    一、網絡安全人才需求變化趨勢

    2018年,隨著全球范圍內網絡安全事件的日益增加,《網絡安全法》及一系列配套政策法規的逐步落地實施,國內政企機構對網絡安全的重視程度也日益提高,對網絡安全人才的需求呈現爆發式增長。

    為便于分析網絡招聘平臺上安全崗位的需求規模變化,本次報告以智聯招聘平臺大數據為基礎,使用“網絡安全人才需求規模指數”進行分析。該指數的基本計算方法如下:

    我們以智聯招聘平臺2016年1月收到的政企機構網絡安全人才招聘需求總數為基準,即設2016年1月智聯招聘平臺收到的政企機構網絡安全人才招聘需求總量為A,并假設此時網絡安全人才需求規模指數為

    指數2016.1=1

    則,若在某一時間段x內,智聯招聘平臺收到政企機構的網絡安全人才招聘需求總量為B,則在這一時間段內,網絡安全人才需求規模指數為

    指數x=B/A×指數2016.1=B/A

    實際上,網絡安全人才需求規模指數的大小反映的是某一時間段內網絡安全人才招聘需求與2016年1月時的招聘需求的比值,大于1則表示招聘需求高于2016年1月,反之則是表示招聘需求小于2016年1月。

    下圖給出2016年1月至2018年6月,國內網絡安全人才需求規模指數(簡稱規模指數)的每月變化情況。2018年1月,指數達到最大值為9.0。其次為2018年4月。整體看來,指數自2016年1月起一直呈現高速增長的狀態。

    從2016年以來的整體發展情況來看,網絡安全人才需求規模增長最快的時段有兩個:一個是2016年下半年,需求規模環比增長了191.0%;另一個是2017年下半年,需求規模環比增長了32.4%。

    下圖給出了以半年為周期統計的國內網絡安全人才需求規模指數變化情況。其中,半年指數為其間6個月指數之和。從圖中可以看出,2018年上半年,網絡安全人才需求規模指數較2017年上半年同比增長了44.9%,與2017年下半年相比環比增長了9.4%。

    分析認為,這兩次需求規模的大幅增長可能都與《中國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的法案定稿發布(2016年11月7日)與正式實施(2017年6月1日)密切相關。

    2015年網絡安全法草案首次公開征集意見,草案規定了各類企事業單位加大投入、強化網絡安全建設,因此持續推高責任主體對網絡安全人力、物力的投入;到了2016年全國人大幾易其稿,但整體始終強調保障網絡安全的法定義務,倒逼企事業單位引進和使用網絡安全專業人才。而且,在2016年下半年即將通過《網絡安全法》之際,8月份震驚業界的“徐玉玉案”、“清華教師被騙1760萬”等個人信息安全事件,也讓全社會更加認同并主動踐行網絡安全建設的義務。

    同期修訂提審的《民法總則》也因為上述重大信息安全事件,而把“個人信息保護”作為民事權利寫入法律。法律法規的出臺、重大事件的廣泛影響,對機構、企業增加網絡安全人力投入的刺激非常明顯。到了2018年上半年,需求增長有所放緩,但整體上依然呈現出強勁態勢。

    二、網絡安全人才供需地域差異

    從地域范圍來看,網絡安全人才,不論是需求還是供給,都高度集中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統計顯示:北京、深圳、上海、廣州、杭州這五個城市是網絡安全人才需求量最大的城市,這五個城市對網絡安全人才需求的總量占全國需求總量的60.7%。其中,僅北京地區需求的網絡安全人才,就占到全國的32.9%,這與北京地區聚集了較多黨政機關、大型國企總部和網絡安全公司有很大的關系。

    而從人才供給情況來看,北京、深圳、上海、西安、成都是網絡安全人才比較集中的地區,求職者人數占比約為全國總量的78.8%,其中,僅北京地區網絡安全人才就占全國的59.4%,超過半數,人才供給的比例高于用人單位人才需求的比例。

    相比于2017年,在招聘需求排行榜上,排名前五的城市為:北京、上海、深圳、成都、廣州。到2018年,杭州網絡安全人才招聘需求快速增長,由2017年的2.6%(排名第九)增長到2018年的4.2%(排名第五)需求量直線升高。

    三、網絡安全人才的知識與技能

    目前,國內網絡安全人才培養的主流途徑是大學教育及網絡空間安全學科建設,主要培養本科及本科以上專業人才。從2018年求職者的學歷情況來看,本科畢業生占比最高,為66.1%;其次是大專畢業生,占比30.1%;碩士畢業生排第三,占比3.7%。博士畢業生占比較低,僅為0.1%。

    對比用人單位的需求結構和當前實際的人才供給結構,就會發現二者之間的差異。

    2017年,用人單位對本科畢業生的需求占比與對大專畢業生的需求占比相差不大,均接近50%;而2018年,用人單位加大了對學歷的要求。無論是一般企業還是安全企業,對本科生的需求占比均有了明顯的增大。此外,用人單位對于碩士和博士畢業生的需求占比仍然非常之低,安全企業為1.4%和0.1%,政企機構為3.7和0.2%。

    需要說明的是,上述的結構性對比,只能說明網絡安全人才在學歷結構供需的相對情況,而目前國內網絡安全人才市場在數量上呈現出整體的短缺狀態,對各種學歷的人群都適用。

    四、網絡安全人才的薪資與福利

    統計顯示,2018年上半年求職者期望的平均薪資約為8587.5元/月,相比2017年增長了1054元/月。而政企機構提供的網絡安全相關崗位的平均薪酬約為12389.3元/月,比2017年用人單位提供的平均薪酬增加了2998.3元/月。另外,安全企業提供給網絡安全相關崗位的平均薪酬約為11806.2元/月。

    總體而言,不僅是用人單位提供給安全人員的薪酬大大高于求職者的預期,而且在過去的一年中,用人單位提供給安全人員的薪酬漲幅也大大高于求職者預期的漲幅。

    從具體分布上來看,29.5%的求職者期望的薪資水平在5000元/月以下,33.5%的求職者期望薪資水平在5000元/月-10000元/月,渴望薪資水平在10000元/月-30000元/月的略高于上述兩個區間,占34%。相比于求職者期望的薪資水平,大部分用人單位“出手闊綽”了許多。

    從政企機構來看,提供給5000元/月以下這一相對較低水平薪資的崗位比例僅為0.5%,47.6%的網絡安全崗位薪酬預算在5000元/月-10000元/月,50.0%的網絡安全崗位薪酬預算在10000元/月-30000元/月,有1.9%的網絡安全崗位薪酬預算高于30000元/月。從安全企業來看,提供給5000元/月以下這一相對較低水平薪資的崗位比例為7.6%,39.6%的網絡安全崗位薪酬預算在5000元/月-10000元/月,51.8%的網絡安全崗位薪酬預算在10000元/月-30000元/月,甚至有1.0%的網絡安全崗位薪酬預算高于30000元/月。具體分布如下圖所示。

    可見大部分求職者渴望薪資在5000元/月-30000元/月,用人單位這一薪資水平招聘比例也最大。且薪資預算整體高于求職者預期。之所以會出現用人單位的薪資預算高于求職者預期的情況,主要是因為很多政企機構的人才需求正在升級,而市場上現有的網絡安全人才儲備,不足以滿足政企機構對相關崗位的實際技能需求,網絡安全領域的人才技能與崗位出現了錯配:從業人員多集中于傳統的低技能基礎型崗,呈現過剩的狀態,而高技能人才的空缺則非常明顯,供不應求。

    簡而言之,即企業用高薪也很難招到合適的人才。這一結果也再次說明,網絡安全人才市場目前所面臨的結構性短缺問題——不是沒有人,而是沒有合適的人,特別是缺少具有實際動手能力,能夠解決實際問題的人才。

    第二章網絡安全人才用人單位分析

    一、用人單位的所屬行業

    從用人單位的類型來看,在網絡安全人才招聘需求的政企機構中,招聘人數最多的是民營企業,用人需求占網絡安全人才招聘總量的47.6%;其次是國企,占比15.8%;股份制企業排第三,占12.3%;上市公司占6.7%,合資企業占5.5%,事業單位占4.2%,外商獨資占3.6%。(上述各類型政企機構用人數量獨立統計,互不交叉)。

    從用人單位的所屬行業來看,對網絡安全人才需求量最大的行業是IT信息技術,其發布的網絡安全人才招聘數量占所有網絡安全人才招聘總人數的45.9%,其次為互聯網,占13.7%。實際上,IT信息技術和互聯網行業對網絡安全問題的重視程度要明顯高于其他行業。再次是通信行業,招聘數量占比8.3%。生活服務(7.2%)、金融(5.1%)等排在其后。

    不同行業用人單位提供的薪酬也有所差別。金融行業相關用人單位給網絡安全人才提供的薪酬最多,平均約為15054元/月,其次為互聯網行業,平均薪酬為14849元/月,生活服務行業平均薪酬為14733元/月。具體分布如下圖所示。

    需要說明的是:不能通過各行業用人單位平均薪酬的差別,簡單的認為不同行業的薪資待遇不同。據統計,往往薪酬高的行業,相對應的崗位對網絡安全人才的經驗、能力等要求也更高。而薪酬較低的行業,可能目前需求的基礎技術人才更多,如:金融行業用人單位提供的平均薪酬最高,其中薪酬排名靠前的職位多為基金、證券、期貨、投資相關行業,且對工作經驗的要求以5-10年居多。可見,金融行業提供給網絡安全人才求職者的薪酬雖高,但在經驗上的要求也相對更嚴格。

    因此不能單純通過各行業平均薪酬待遇來判斷同一人在不同行業的薪資待遇不同。

    二、用人單位的規模情況

    從用人單位規模來看,除了20人以下的小微企業之外,大中小型政企機構對網絡安全人才的需求量普遍較高。其中,規模在20-99人的小型政企機構對網絡安全人才的需求量最大,占比約為28.5%;其次是規模在100-499人的中型政企機構,網絡安全人才的需求量占比約為28.3%;規模在1000-9999人的大型政企機構用人需求占比約為19.9%,規模在500-1000人中型政企機構用人需求占比約為7.0%。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1萬人以上的超大型政企機構規模,對網絡安全人才的需求占比約為8.2%,如果考慮到規模越大的企業數量實際上相對越少的因素,那么事實上,就單個企業而言,規模越大的企業對網絡安全人才的需求越迫切。

    三、用人單位網絡安全崗位設置

    在安全崗位的設置上,由于安全企業的崗位設置與普通的政企機構有很大的區別,因此本報告將政企機構與安全企業分別進行分析。通過對政企機構招聘崗位描述的詳細分析,我們發現,這類企業的需求主要集中在安全管理、安全運維、研發與測試、滲透測試與漏洞挖掘、應急響應、CSO等崗位。其中,安全管理類崗位需求量最多,占27.1%,其次是安全運維類崗位19.1%,研發與測試類占16.2%。

    從安全企業來看,由于安全企業的崗位特殊性,其崗位設置主要為研發與測試、安全服務、銷售、售前、售后、安全管理、產品經理、安全分析、市場營銷、CIO/CSO等職位。其中,研發與測試相關崗位需求最多,占30.1%,其次為安全服務類崗位,占19.8%,銷售類占18.4%。

    此外,很多大型或超大型企業,已經開始著手逐步建立自己的專業安全團隊,以應對企業面臨的網絡安全日常威脅與突發事件,因此對安全專家、安全顧問,及高級網絡安全管理人員的需求也大幅增加。

    網絡安全人才的薪酬也會隨著崗位的不同,有所差別。綜合一般企業對不同崗位平均薪酬進行分析,排名第一的是CIO/CSO(首席信息官,Chief Information Officer/首席安全官,Chief Security Officer)平均薪酬為45625元/月,其次為應急響應相關崗位,平均薪酬15938元/月,滲透測試與漏洞挖掘排名第三,平均薪酬為14761元/月。

    從安全企業各崗位平均薪酬來看,CIO/CSO依舊最高,為42084元/月,與政企機構CSO崗位平均薪酬水平基本相似。其次為產品經理類崗位,平均薪酬15740元/月,安全管理類崗位,平均薪酬為15378元/月。

    預計未來3-5年內,具備實戰技能的安全運維人員與高水平的網絡安全專家,將成為網絡安全人才市場中最為稀缺和搶手的資源。

    具體分析IT信息技術、互聯網與通信三大行業的職位需求,IT行業所需的網絡安全人才中最多的為安全運維相關職位,占22.8%,其次是安全管理相關職位占21.5%,研發與測試也是IT行業人才需求量很大的一類,占18.6%。而互聯網行業則更多的招聘安全管理類網絡安全人才,占26.3%,其次為滲透測試與漏洞挖掘相關工程師,占24.8%,安全運維排名第三站18.2%。通信行業則更側重于研發與測試類崗位,對這類崗位需求的網絡安全人才占19.3%,其次為安全管理類,占18.1%。具體分布如下圖所示。

    四、用人單位對工作經驗的要求

    網絡安全工作是一項專業度很高的工作,對技術能力和工作經驗有較高的要求。統計顯示,用人單位在網絡安全人才的招聘過程中,有33.2%的崗位要求工作經驗1-3年,其次為要求工作經驗3-5年,占31.2%。也有22.2%的崗位招聘對工作經驗沒有任何要求(包括下圖中的“經驗不限”和“無經驗”)。

    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在人才市場上,有經驗的網絡安全工作者是非常稀缺的,即使相比2017年,很多政企機構對工作經驗提高了一些要求,但依舊不高,企業為了能夠滿足崗位需求,只能在一定程度上放棄對工作經驗的要求。

    第三章網絡安全人才的特征分析

    上一章中,我們對招聘網絡安全人才用人單位的需求及特點進行了分析。本章則主要對網絡安全人才自身的特點進行分析。

    一、網絡安全人才的性別與年齡

    通過2018年上半年應聘網絡安全崗位的求職者簡歷分析發現,男性是網絡安全人才構成的絕對主體,占比高達78.9%,而女性占比僅為21.1%。由此可見,網絡安全領域,基本上還是一個男人的世界。

    從年齡上來看,網絡安全崗位求職者的年齡主要集中在23-29歲之間,這一年齡段的求職者人數占所有網絡安全崗位求職者的63.8%。

    從年齡段來看,網絡安全崗位的求職者中,90后最多,占比為61.8%,其次是80后,占比為34.9%。這兩個年齡段的人數占比之和超過95%。

    二、網絡安全人才的學校與專業

    在智聯招聘平臺上,求職網絡安全崗位的人才中,畢業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京理工大學,電子科技大學的人才最多。下表給出了智聯招聘平臺上,投遞網絡安全崗位的求職者畢業的前20所國內大學。來自這20所大學的網絡安全崗位求職者占到了所有求職者總數的13.3%。特別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和北京理工大學,來自這兩所高校的網絡安全崗位求職者,分別占到了求職者總數的1.0%。

    表1 智聯招聘平臺上投遞網絡安全崗位最多的20所中國大學

    從所學專業基礎來看,僅有8.2%的求職者有網絡安全或信息安全的學科教育背景,而更多的網絡安全崗位求職者實際上是來自于計算機、電子信息工程、網絡工程等兄弟專業。這也再次說明了,網絡安全專業向市場輸出的人才數量非常有限。

    由圖可看出,今年有很多“物聯網”與“自動化”相關專業人才進入安全崗位的求職大軍中。這可能意味著物聯網安全、自動化安全和工控安全等方向開始快速發展,并受到求職者的關注。

    三、網絡安全人才的行業流動

    由于網絡安全人才跨行業流動情況非常普遍,故本次研究特別對求職者之前所在行業以及未來渴望進入的行業進行了對比分析。以此來分析網絡安全人才行業流動的狀況。

    分析發現,僅就求職者自身情況而言。IT信息技術行業既是目前網絡安全人才最集中的行業,也是網絡安全人才最渴望進入的行業。其次為互聯網行業。經統計,2018年上半年希望進入互聯網行業的網絡安全人才占比遠遠高于原來就在互聯網行業的人才占比,前者為32%,后者是23.4%,互聯網領域網絡安全人才的大幅增長說明網絡安全人才正在大量的涌入互聯網行業,或與互聯網行業提供的高薪酬、高福利有關。相比之下,通信行業的人才流失較大,原來在這一行業的人才占比為10%。而2018年,渴望在這一領域發展的網絡安全人才只有5.2%。

    可見由于《網絡安全法》的發布和實施,更多的企業增加了相關職位,同時更多的網絡安全人才也愿意挑戰自我,投身到發展更好、可能性更多的互聯網行業與IT信息技術行業。通信行業可能成為網絡安全人才流失的“大戶”。

    第四章

    高校網絡安全人才培養調研

    一、研究背景

    為了更好的了解全國高校對網絡安全人才培養的意識以及對網絡安全的重視程度,我們向全國各高校招生辦、學科建設負責人、院長等教職人員做了網絡安全人才培養調研。

    本次調研主要面向全國各地開展網絡安全教學工作的高等院校。參與調研院校共65所,其中“985”、“211”院校24所占36.9%,普通高等院校41所占63.1%。首批全國一流網絡安全學院4所,中國首批網絡空間安全一級學科博士點院校13所。

    共有82位高校招生辦、學科建設負責人參與了本次調研。其中高校院長、副院長、教授、教師等學科建設負責人共68位占82.9%,高校招生辦老師14位占17.1%。

    二、特色教學

    關于網絡安全教學,各個高校教育各有特色。對于本校網絡安全教學的主要特點,67.9%的高校老師選擇了“基礎扎實,相關知識豐富”。49.4%的高校老師選擇了“校企合作,聯合培養”。46.9%的高校老師選擇了“注重實戰”。此外,選擇“競技比賽”,“鼓勵專長”的高校老師也均接近四成。具體情況如下圖所示:

    總結來看,通過校企合作提升網絡安全教學水平,已經成為各大高校的基本共識,并且已經有近半數的高校展開了校企合作的實踐。同時,網絡安全類的競技比賽也日益收到高校老師們的重視。

    此外,還有2.5%的高校老師表示,自己的學校正在探索將網絡安全的本專科教學與初高中教學相結合,從更小的年齡開始探索網絡安全人才的培養與選拔。雖然這種方式目前還只是處于初步探索階段,但未來可能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CTF比賽,全稱是Capture The Flag,即奪旗賽,在網絡安全領域中指的是網絡安全技術人員之間進行技術競技的一種比賽形式。近幾年全國范圍內較為流行,關于是否應該展開CTF競技的教學,各學校觀點也不盡相同。58.1%的高校老師表示類似CTF等競技類比賽對安全人才培養是非常有價值的;25.9%認為CTF僅適用于特殊人才培養。但也有11.1%的高校老師認為,CTF雖然有價值,但價值不大。

    三、教學難點

    通過對各高校招生辦和學科建設負責人的調研,我們發現:超過八成高校老師認為“教師缺乏實戰經驗”已經成為了網絡安全人才培養的最大難點。同時,半數以上的高校老師認為,目前市面上缺少實用型教材,教學實驗不好做。可見,技術更新和市場需求正在改變高校教學需求。

    網絡安全人才的培養是一個系統性的過程,實用型教材的編撰也是極具挑戰性的工作。對于是否愿意通過引進第三方編撰的網絡安全教程和教學材料來提升自身教學水平的問題:41.5%的高校老師表示,可以成體系的引進包括教材、PPT、考題、實驗環境與指導書等在內的完整教學體系;32.1%的高校老師表示,只愿意引進實驗環境和指導書;15.1%的高校老師表示只愿意引進教材、PPT和考題。

    四、培養方向

    在高校網絡安全人才培養方向這個問題上,本次調研分別從學歷教育,能力培養和特種人才三個方面進行了調研分析。

    先來看學歷教育。88.9%的高校老師認為,網絡安全的學歷教育重點階段應該是本科階段;43.2%認為應當是碩士階段;29.6%認為應該是專科、高職階段。而認為網絡安全學歷教育的重點也包括博士階段的高校老師僅為8.6%。需要說明的是,由于本調研項目針對的對象是高校老師,而非用人單位,所以,高校老師們的看法未必能完全反映市場的真實需求。

    高校的網絡安全人才的培養,到底是應該注重能力的全面性,還是應該注重具體的技能培養,這也是一個一直存在爭議的話題。本次調研也特別加入了關于能力培養方向的問題。

    調研顯示,認為應該注重“技能型人才”培養和認為應該注重“通用型人才”培養的高校老師都超過了60%。這一結果實際上表現出了當前高校老師中普遍存在的一種矛盾心態:一方面認為應當學以致用,教學應該注重技能培養;而另一方面又認為學科教育應該注重全面和基礎,不應過于偏重具體的技能。而認為應當注重研究型人才培養的高校老師僅占29.6%,認為應當注重奇才怪才培養的高校老師僅為6.2%。

    傳統的網絡安全教學大部分是傳授防御性技術或檢測分析技術,主要培養防御性人才。而攻擊性技術由于其敏感性,往往受到很大的限制。對于高校是否有必要在攻擊型人才培養方面投入師資力量,本次調研結果顯示:63.1%的高校老師認為“有必要,但不能公開”;而28.6%的高校老師則認為,“應該鼓勵公開教學”;認為沒有必要,或沒有想法的高校老師僅占8.3%。可見,對于攻擊型網絡安全人才的培養,高校老師們的意見是比較一致、普遍支持的,只是在是否適合公開教學方面,大家有一定的分歧。

    “白帽子”是一類相對特殊的網絡安全人才,他們大多是自學成才,但其從事的系統漏洞挖掘工作也受到很多的爭議。本次調研,也特別就高校老師如何看待白帽子的問題進行了分析。總體來看,高校老師對白帽子普遍持肯定態度。統計顯示,79.0%的高校老師認為,白帽子都是人才,30.9%的高校老師表示,對白帽子的存在,即不鼓勵但也不打壓。

    第五章網絡安全人才市場發展趨勢

    結合智聯招聘網絡安全人才大數據及360互聯網安全中心對教育機構、大型政企機構和安全企業的調查研究成果,我們總結了網絡安全人才市場發展的幾大趨勢。

    一、網絡安全人才需求穩定增長

    因《網絡安全法》及相關政策法規的強力推動作用,網絡安全人才的市場需求在2016年下半年和2017年下半年經歷了兩次跳躍式增長,目前已經進入相對平緩的增長階段。但網絡安全人才普遍短缺的市場基本現狀并沒有得到根本性的改變。隨著《網絡安全法》、《網絡安全等級保護條例》等執法工作的逐步落地實施,網絡安全人才市場需求規模仍將保持長期持續的增長,但增長過程會相對平穩。

    與需求的穩定增長相對應的是網絡安全人才培養規模的持續擴大。2017年,全國開設網絡空間安全相關學科的高等院校約120多所。在行業人才需求日益擴大的背景下,2018年3月,教育部又批準新增40多所本科高等院校。加上也有越來越多的高職類院校開展網絡與信息安全領域專門人才培養,預計全國開設網絡空間安全相關專業的院校已接近200所。高等院校大力發展信息安全人才培養,將有效緩解網絡安全人才的巨大缺口。

    二、網絡安全教育技術更受關注

    網絡安全是一門注重攻防實踐的學科。但高校教育過程中,攻防實踐技術的教學往往是一個難點。在前述對高校老師的調研中發現:超過八成高校老師認為“教師缺乏實戰經驗”是網絡安全人才培養的最大難點。同時,半數以上的高校老師認為,目前市面上缺少實用型教材,教學實驗不好做。

    客觀的說,網絡安全教學需要實戰環境,但真實的系統又不太可能被用于高校的現場教學。因此,網絡安全教育本身也需要相當程度的現代教育技術和網絡技術的支持,才能達到實戰或準實戰的效果。所以,未來幾年,以網絡安全教育為目標的關鍵技術會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特別是面向實戰的技術教材、實驗系統等。

    三、多元化的培養模式日漸成熟

    除了高校學歷教育之外,多元化的網絡安全人才培養模式,在經歷了過去幾年的實踐后,也日漸成熟起來。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1)校企合作培養進入深度模式

    在網絡安全人才培養過程中,高校對企業的合作需求已經從單純的解決實訓設備及環境問題,進一步深入到了共同建設講師人才梯隊,深度參與企業項目等方面。高校對企業工程師深度長期授課,分享更多前沿技術的需求日益增長;而學生則可以通過參與真實項目以練代學。校企合作正在進入人才培養的深度模式。

    2)就業培訓模式解決企業困境

    以就業為導向的社會機構培養模式更為明顯的為網絡安全人才培養提供了有力的支撐。目前國內一線安全企業及各類知名IT培訓機構均已開展網絡安全人才培養的就業培訓班。其中2017年末成立的360網絡安全學院就是此類模式的典型代表,此模式可以更快速更精準的培養企業定向崗位上的相關人才。

    3)企業付費員工參訓需求明顯

    企業網絡安全崗位員工的技能提升是目前各大甲方企業及安全企業關注的焦點之一。2018年,企業付費讓網絡安全崗位員工參與外部技術培訓的情況明顯增多。更多的企業為留住網絡安全人才,開始為網絡安全崗位的員工提供長期提升技術能力的培訓福利。目前針對企業級客戶的網絡安全培訓相關機構也在不斷增多,該細分領域未來將迎來持續性增長。

    “數據驅動安全”已是目前網絡安全界的普遍共識,即通過大數據的技術手段,來監測網絡運行狀態,發現未知安全威脅。目前,很多安全企業也都研發了大量基于大數據技術的網絡安全產品或技術分析產品。

    但是,即便有了很多專業化的安全大數據分析工具,通過大數據技術分析網絡安全威脅,仍然是一項非常專業的技術工作。而在目前網絡安全人才普遍緊缺的情況下,既懂大數據分析,又懂安全技術的網絡安全人才,就顯得更加稀缺。

    未來3-5年,重大網絡安全事件頻發將成為一種常態,應急響應工作也將會成為一種常態。但是,網絡安全應急響應工作對從業人員的技術水平及技術全面性的要求遠高于一般的網絡安全工程師,即便是在專業的安全企業中,這樣的人才也非常稀缺。

    綜上,預計未來3-5年內,中國網絡安全人才市場中,安全大數據分析師和應急響應工程師將可能成為最為搶手,最為稀缺的人才資源。

    【免責聲明】本文為企業宣傳商業資訊,僅供用戶參考,如用戶將之作為消費行為參考,鳳凰網敬告用戶需審慎決定。
     

    [責任編輯:王曉]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北京赛车pk10软件计划手机版下载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
      <output id="37apv"></output>

      <code id="37apv"><strong id="37apv"><dl id="37apv"></dl></strong></code>

        <blockquote id="37apv"><sup id="37apv"><kbd id="37apv"></kbd></sup></blockquote>

        <td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td>
        <code id="37apv"><menuitem id="37apv"></menuitem></code>